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研咨政 > 正文

基于区划调整探析马鞍山跨江发展

更新时间: 2014/7/2 11:37:53    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基于区划调整探析马鞍山跨江发展

陶训健  

摘要:跨江发展是沿江城市突破空间障碍,做大做强的重要选择,国内外已有许多成功的案例。20118月,安徽部分行政区划调整后,地跨长江两岸的马鞍山市提出了一江两岸协调发展的战略。本文借鉴国内外跨江发展的成功经验,结合马鞍山的市情特点,探析马鞍山市跨江发展的有利条件和路径策略。

关键词:区划调整  跨江发展  区域中心城市

 

20118月,安徽省进行行政区划调整,原地级巢湖市所辖的和县(不含沈巷镇)、含山县划入马鞍山市。传统的江南城市马鞍山由此成为跨江城市,长江“天堑”终成为城中之江。在新的区划背景下,马鞍山市如何推动一江两岸协调发展,提升城市的核心竞争力和辐射力,实现皖江地区中心城市的战略目标,就必须整合两岸资源,调整城市空间结构和产业布局,积极谋划跨江发展。

一、跨江发展模式

江河具有便利交通和阻碍交流的双重作用,当沿江城市经济快速发展时,必须突破江河阻碍,实现跨江发展。在国外如俄罗斯涅瓦河边的圣彼得堡,英国泰晤士河边的伦敦,法国塞纳河边的巴黎,多瑙河边的维也纳和布达佩斯,韩国汉江边的首尔,印度恒河边的德里,美国密西西比河边的明尼阿波利斯、孟菲斯、圣路易斯、匹兹堡等。其中,首尔跨越汉江两岸,24座跨江大桥把汉城两岸融为一体,经济由此迅速发展,从而成为韩国最繁华的港口城市,也创造了令人瞩目的“汉江奇迹”。

在国内,目前已有不少城市实施跨江发展的成功范例,如黄浦江边的上海,长江沿岸的武汉、南京、重庆,黄河边的济南、兰州,海河边的天津,珠江边的广州等。其中典型的有以下几种模式。

(一)武汉模式。武汉历史上因水而兴,依江而建,江南有千年武昌古城,江北有汉口名埠。清末张之洞督汉时,武汉兴建了一批近代工厂,修筑了芦()汉铁路,开辟了轮船运输,加上优越的地理区位,武汉成为长江中游的交通枢纽和最大都市。1927年,国民政府将武昌与汉口(辖汉阳县)两市合为京兆区,定名武汉,首次统一行政建制,形成了两江分割、三镇鼎立的城市格局。国民革命失败后,三镇分治,设汉口市和武昌市。1949516日武汉三镇解放,复统称武汉市。1957年武汉长江大桥建成后,进一步拉动了三镇的交往和联系,经过50多年的建设,形成了三镇各具特色,两江四岸协调发展的城市格局。自此,武汉的跨江发展的架构基本完成。随着武汉“十桥一隧三轨”的规划和建成,未来的武汉必将成为长江流域乃至全国有重要影响的中心城市。

武汉模式的两岸属于规模较为平衡的中心城市,相互缺少直接的交通联系,在发展方面基本无差异或仅为城市功能的差异。随着区域经济发展,两个或多个城市在资源、环境、产业、基础设施、功能等方面协调的必要性与一体化发展的趋势逐渐明朗。通过行政区划将两个或多个城市联合划一,实现城市在规模与空间上的“双赢”。在过江交通条件不断改善后,城市联系更加强化,能迅速实现规模化扩张,从一般城市走向大都市。从长期看,皖江地区马鞍山、芜湖、江北集中区同城化发展,走向大都市可以参照此种模式。

(二)杭州模式。 杭州由西湖时代走向钱塘江时代,使得城市规模迅速扩大,城市面貌日新月异。19965月,钱塘江南岸萧山市的浦沿镇、长河镇、西兴镇和余杭市的三墩镇、九堡镇、下沙乡划入杭州,杭州城区得以跨江发展。杭州市政府在钱塘江南岸新设滨江区,和萧山、余杭逐渐融为一体。20012月,国务院批复萧山、余杭两市撤市设区,使杭州城市行政区域面积达到3068平方公里,从而奠定了环杭州湾经济圈的中心位置,同时也带动了萧山、余杭两地的发展。 

杭州模式的对岸属于规模较小的城镇,两岸的差异为现代化大都市与一般城镇的差异。城市在实施跨江开发战略时首先将对岸的城镇通过行政区划手段兼并,成为城市的一个区。然后在该区的基础上进行扩张,最终在对岸形成城市的新功能区。这种模式对目前马鞍山市打造和城作为滨江主城区的概念有参考意义。

(三)南京模式。南京提出了“以江为轴、跨江发展”的总体发展思路。20025月将原浦口区和江浦县合并,设立新的浦口区,定位为南京新型的科教文化区;把原大厂区和六合县合并,设立六合县,定位为南京的现代工业区。南京城市的空间由此几乎扩大了一倍,由原来的2598平方公里,一下子扩容为4737平方公里。开始了由“秦淮河时代”到向“扬子江时代” 的迈进。

南京模式的对岸属于传统的农业性地域,两岸的差异为典型的城乡差异。城市跨江发展时,主要依靠原有中心市区的扩张和带动,实现江流对岸地域的城市化,并融入与原中心市区的一体化发展。这种模式对马鞍山江北地区除和城以外的副城区及中心镇发展具有指导意义。

(四)江阴模式。不改变行政区划的“飞地”形式跨江发展。江阴、靖江两市分属无锡、泰州两个不同行政区域的县级市。1999年江阴长江大桥建成通车后,经济水平较高但土地资源、长江岸线资源十分匮乏的江阴市谋求跨江发展战略,主动和靖江合作。江阴出资金,靖江出土地成立江阴经济开发区靖江园区,实现联动开发,跨江发展,达到双赢的目标。

江阴模式的两岸属不同的行政区域,经济发展差距很大且互补性强。经济发达的地区为了突破空间“瓶颈”,创新机制、体制,摒弃固有的行政区划概念,以合作求发展,优势互补,从而实现两岸的协调发展。这种模式对马鞍山江北地区与芜湖以及居于江岸一方的安庆、铜陵等跨江发展具有借鉴意义。

二、马鞍山市跨江发展的条件

如何抓住此次区划调整的历史机遇,实现跨江发展,是马鞍山打造区域中心城市的关键所在。从现实角度来看,马鞍山市具有跨江发展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1、城市空间扩展与结构优化的需要。原马鞍山市境内多山地、丘陵、水面、河滩,城市狭小,人均土地面积在安徽省最少,且位于南京和芜湖之间,北、东两面分别与南京市接壤,南面与芜湖市接壤,西临长江,适于开发建设的城市用地严重不足;另一方面,近年来较快的发展速度和人口增长、历史形成的以重化工业为主导地位的产业结构以及单边沿岸窄条状的城市格局,导致岸线资源和环境容量基本饱和,迫切需要扩展城市空间。区划调整后,马鞍山的市区面积由原来的1686平方公里增加到4042平方公里。特别是和县南部及沿江一带地势较为平坦开阔,为大片长江冲积平原,再加上54公里几乎没有开发的沿江岸线,具备了发展大工业的最好条件。因此,只有跨江发展,充分利用江北土地的潜在优势,才能促进城市中心职能优化配置,实现一江两岸协调发展。

2、提升城市辐射功能,加快地区城市化进程的需要。 “十一五”末,原马鞍山市GDP811亿元,居全省第4位,年均增长15.3%;财政收入为140.0亿元,居全省第3位,年均增长22%;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3159元,是全省唯一超过两万元的城市,农民人均纯收入为9332元,是全省唯一突破九千元的城市;城市化率达68%。不断增大的经济规模和较快的发展速度要求必须跨江发展,扩展城市的战略纵深和经济腹地,提升对江北地区的辐射功能。新马鞍山市的江北地区原属地级巢湖市管辖,处于合肥、南京、芜湖、马鞍山等大中城市之间。由于行政区划强力影响,成为发展中的洼地,辐射“真空”地带,经济基础薄弱,2010年人均GDP13600,只占原马鞍山人均GDP63000元的21.6%;产业结构是以以农业经济为主,城市化水平低,2010年第一产业产业比重高达22%,与马鞍山江南地区的3.5%差异悬殊。差异的过分悬殊将导致区域发展的空间失衡,带来较多的社会经济问题,不利于区域整体现代化和城市化。而消除差异的最佳途径就是实现跨江发展,推动长江两岸的协调发展。

3、实现皖江地区中心城市战略目标的需要。长江流域是我国经济最具活力、最具发展潜力的经济区域之一,随着经济的发展、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沿江城市提出跨江发展战略,但截止目前,武汉至南京段特别是皖江地区尚无一座城市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跨江发展。马鞍山市作为安徽正式进入长三角城市群的两个城市中唯一的沿江城市,地处安徽最东端,南京和合肥两个省会城市之间。随着马鞍山长江大桥及更多过江通道的建成,行政区划的调整,和县城区事实上已经与马鞍山市区融为一体了,这在八百里皖江中是独一无二的,因此,马鞍山市必须树立城市发展的自信心,抓住时代机遇,以经营大城市的理念,实现皖江地区中心城市战略目标,担负起在安徽率先崛起的重任。

4跨江发展的交通格局初步形成。江流两岸作为一个有机整体进行城市功能组合与分工,必须具有便捷、迅速、高效、畅通的过江通道,这是跨江发展的基础要件和物质载体。目前,长江马鞍山段过江通道主要有南京长江三桥、芜湖长江大桥和马和汽车轮渡,在建的有马鞍山长江大桥和郑浦亿吨大港,正在规划中的有马鞍山长江隧道等。为了适应跨江发展的需要,未来还应具有更多的过江通道,从而使马鞍山江南、江北市区无缝融合,实现整体发展。

5、区域经济政策的支持。为了改变我国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状况,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了统筹区域发展的思想;2004年提出中部崛起战略,并在国家产业政策上、国家重大项目上、基础设施建设上将给予中部地区以更多的政策照顾。2005年安徽省提出东向发展,融入长三角的战略,同时要求沿江城市群在安徽的东向发展中要发挥排头兵作用,安徽的发展重心开始向长江沿线和毗邻江浙地区转移。2006年中央提出优先发展包括皖江城市群在内的四个经济圈作为引领中部崛起的支点。2010年国家设立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鼓励先行先试,从投资、财税、金融、土地、对外开放五个方面给予明确的政策支持,根据国家规划,安徽省在和县设立江北承接产业转移集中区,以满足产业大规模、集群式转移的需要,为皖江城市带多层次的区域合作提供平台,促进了皖江南北板块功能整合、优势互补、联动发展。区划调整后,20119月,马鞍山市党代会正式提出一江两岸协调发展战略,要求按照“规划引领、产业主导、基础先行、项目带动”的思路,调整完善各类规划,加快推进重大交通项目建设,优化生产力布局,整合开发两岸资源,大力承接产业转移,不断提升城市的集聚力、承载力、辐射力和核心竞争力,推动一江两岸协调发展。这些必将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资本、产业、技术、 人才等生产要素向江北地区的加速聚集,为跨江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政策保障。

6、历史文化渊源深厚。马鞍山市长江两岸山水相连,人文相亲,同属吴楚文化体系,礼仪举止,风俗习惯,饮食服装基本相同。历史上交往甚多, 1958-1959年江北的和县、含山曾一度属于马鞍山市管辖,当时正值全国大办钢铁时期,大批的和县、含山农民加入马鞍山的钢铁生产和城市建设,为马鞍山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直到今天,祖籍和县、含山的居民在马鞍山这个以移民为主的城市中仍占有较大比例。改革开放后,特别是最近几年,随着两岸跨区域合作与交往的不断加深,两岸联系更加紧密,为跨江发展奠定坚实的人文基础。

三、马鞍山市跨江发展实施策略

跨江发展承载着思想观念的转变、产业的转移、资源的互补以及空间的扩展,是个全面、系统的工程。因此,必须解放思想,创新思维,科学谋划,高标准推进江北开发,将和县打造成现代化的马鞍山主城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1、以全域马鞍山的理念编制规划,完善产业布局和空间结构。根据当前生产力发展的要求,打破现有马鞍山市内部县区行政区划界线,以全域马鞍山的理念高起点、前瞻性、系统性、科学性、大手笔对沿江两岸产业发展、岸线开发利用、生态环境发展、交通发展、生活服务设施等进行总体规划,加大生产力布局调整力度,避免重复建设、恶性竞争等无序开发对资源的浪费和环境的破坏。当前,江北地区要以和城为中心,以乌江、历阳、西埠、姥桥等为重要节点,快速过江通道为条件,以高新技术产业、精细化工、现代制造业、临港物流业、生态农业、休闲旅游业等产业为支撑,全面推进滨江发展,形成滨江城市特色和个性,实现一江两岸协调发展。

  2、树立全民马鞍山理念,统筹实现城乡发展。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全民马鞍山理念,以提高全体市民生活质量为根本出发点,统筹规划、协调推进城乡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和产业发展,充分发挥城市对农村的带动作用和农村对城市的促进作用,实现城乡经济社会一体化发展, 在教育、就业、医疗、户籍管理、房产、政治权利、社会保障、人员流动等政策上对城乡居民一视同仁,缩小城乡差别,促进城乡经济的协调发展和共同繁荣,使全体马鞍山人民共享改革和发展的成果。当前主要是集中人力、财力和物力,突出重点,优先发展县城镇和县()中心镇,使其成为当地的经济增长极和生活聚居地,全面提升整个地区的城市化水平。

 3、抓住承接产业转移机遇,优化产业布局。抓住国家和省支持示范区承接产业转移政策机遇,强化环境意识,从实际出发,依托资源优势,优化产业布局,努力使马鞍山江北地区从农业为主的县域经济发展成为现代化的市区经济。首先,重视发展跨江工业,通过制订政策,解决马鞍山市内部产业转移问题。在积极承接发达地区产业转移的同时,鼓励企业充分考虑资源的互补性,主动将产业转移至江北地区,并给予财政、金融、土地等政策优惠。比如马钢这一大型钢铁企业,由于马鞍山江南地区岸线资源以及环境承载量的饱和,已无条件进一步围绕马钢发展钢铁、冶金配套产业,而江北地区的和县却仍有54多公里沿江岸线,完全可以承接马鞍山市钢铁、冶金配套产业的转移。其次,从比较优势与竞争优势相结合的角度构思长江两岸的产业定位。由于江南、江北存在着明显的发展梯次,处于不同层次的南北两岸之间应该错位发展,以技术配套为纽带确定产业分工和定位,优化生产力布局,促进区域产业分工、合作,延长产业链,提高竞争力。

4、发挥区位优势,加强区域合作。充分发挥马鞍山滨江、沿边、东向的区位优势,加快重大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构筑向东与南京连接、向西与合肥连接、向南与芜湖连接、向北与滁州连接、向内一江两岸连接的四面开放、内通外畅、水路、公路、铁路三位一体的现代交通网络体系,进一步加强与周边城市的区域经济合作。一是融入南京都市圈。以交通一体化为基础,以互利互惠为原则,加强与南京及其区、县的合作,把马鞍山江北地区建成南京的以绿色蔬菜为主的农副产品生产供应基地,居住、旅游、休闲、度假基地,现代加工制造配套基地;把南京作为引进资金、技术、人才、产业的基地和宣传推介马鞍山长江两岸,全面融入长三角的最好平台。二是努力融入合肥经济圈。加快推进郑蒲港及其物流园区等项目建设,着力成为合肥经济圈承接产业转移先行区、通江达海的门户三是积极寻求与芜湖、江北集中区的一体化发展。打破行政区划的界限和障碍,建立健全地区协作机制,开展多形式、多层次、多领域的合作,实现跨江联动,两岸协调,发挥区域经济的集群效应。四是加强对外合作。以双赢为目标,探索尝试通过租赁、股份经营等方式在市、县示范区内设立“区中区”、“园中园”,托管园和共管园,借鉴成熟的“飞地”开发经验,发展“飞地”经济。

跨江发展不是单纯的、单向的空间产业的扩散,而是一个系统的区域开发活动。因此,马鞍山市在跨江发展中,既要鼓励和支持江南企业到江北谋求更大的发展,也要允许和引导江北企业到江南寻找发展机会;既要注重生产功能和基础设施建设,又要注重生活功能和生态环境的和谐;全面整合长江南北的资源和力量,科学系统地进行一江两岸地域开发,不断扩展城市空间结构、优化产业结构和提升城市功能品位。可以预见,在跨江发展战略的指导下,未来的马鞍山市必将成为皖江地区两岸和谐发展,最具经济活力和人文气息的现代化中心城市。

【参考文献】
  [1]王兴平.我国滨江大城市的跨江扩展[J].城市规划学刊,2006,291-95.

[2]夏仕.安徽应实施跨江发展战略[J].决策咨询,2004,126-29.

[3]王傲兰. 实施跨江发展,迅速壮大沿江城市[J].宏观经济研究,2001,245-46.

[4] 孙都光  洪绍明.皖江城市跨江联动发展[J].《中国城市经济》2010,3: 35-41.

[5] 夏非.南京城市全面跨江发展初探[J]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2011,2:129-136.

6]汤长新  葛幼松.跨江发展背景下城市新空间发展策略研究———以南京市六合新市区建设为例[J].南京师大学报(自然科学版),2008,31(2):135-140.

[7]董 伟.南京跨江发展与浦口的产业选择[J].南京社会科学,2009,1:128-132.

 

 

 

(编者按:此文发表于《皖江学刊》2011年第6期,《经济论坛》2012年第1期)

 

 



作者简介:陶训健(1964—),男,研究生学历,和县县委党校高级讲师。主要研究方向:区域经济学。

 

主办:中共和县县委党校 联系电话: 0555-5331971
学校地址: 安徽马鞍山市和县海峰西路   皖ICP备05003859号   技术支持:芜湖锋行网络